艺考改革,动了谁的奶酪?

艺考改革,动了谁的奶酪?

时间:2020-03-23 12:4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思来想去还是动笔写了这篇文章,因为昨天看到很多人为北电中戏取消戏剧影视文学相关专业的校考拍手叫好,甚至对我们为艺考生发声做出“丧良心”的评价,实在是有些意难平。

我相信这两天所有艺考生的心情一定都是焦虑且复杂的,长时间的准备考试科目、耗费了巨大的精力,现在考试面临着巨变甚至被取消的可能。一切心血都将付之东流。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艺考生们同时还要遭受着诸多歧视和冷眼。包括在我昨天的文章引起的讨论中,很多人的评论里也或直接或隐晦地表达出了对艺术生低分低能的鄙夷。

而且很多人纷纷举出“个例”,无论是翟天临还是《逐梦演艺圈》的毕导,企图力证北电是多么需要文化课筛选学生。可是这两个人都是表演系出身,在我们昨天所讨论的戏剧影视文学相关专业是否该取消校考这一问题面前,并不能成为强有力的论据。此外还有出身播音系的同行在下面摇旗呐喊,根本没看懂昨天的文章主旨。我们从没有说文化课不重要,甚至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强调,提高文化课成绩要求对学生的筛选是至关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孩子们的综合素质。

又有很多人抬杠说文化课成绩好综合素质就一定高,我认为这是对“综合素质”的认知偏差。我个人觉得艺考是中国高考制度里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是文化产业的从业群体筛选的重要途径,像文字功底,语言表达能力,对时事热点的正确认识,是否能够独立思考等等这些,对于高校招生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专业素质。

高考最初设立艺考时,涉及到的学校其实就是2015到2019年艺考改革后保留的31所独立设置艺术类专业的学校,从本科扩招后包括很多人尝到艺考可以通过低分上本科的甜头后,包括但不限于一些地方高校、民办院校纷纷建立艺考专业,甚至有专门的地方传媒,文化门槛低,校考混乱,学费昂贵,这些才是教育部出台艺考改革的初衷。

这些仅存的31所独立设置本科艺术院校中影视戏剧类只有3+1所(北电,中戏,上戏+中传)必须依靠校考来选出自己想要的人才。其中北京电影学院作为我国学院派第四五六代导演的划分标准,而中戏的前身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在我国建国初期包括电影发展初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初期的院长欧阳予倩、曹禺都是我国重要的编剧。这种前提下,取消戏文专业的校考显然是不够理性的做法。韩国电影都拿到奥斯卡了,我们的编剧开始只用文化成绩筛选了,这合理么?

艺考改革保留那些真正具备艺术类选拔能力的院校,其他为了扩招和挣钱鱼龙混杂的学校和民办高校通过各省举办的省联考和高考成绩录取,我个人觉得这个举措不但无可厚非,而且我举双手赞成。尤其不否认在多年的艺考教学中,确实存在很多考生并不热爱艺术甚至传媒行业,只是为了考一个更好的大学,甚至艺考培训初期很多机构都打出的口号就是”300分上本科、400分上一本、500分上重本”这样的口号。但是现在艺考通过改革和洗牌,尤其是这两年艺考生的文化课成绩要求逐渐增高,其实逐渐分化出真正喜欢艺术,以及传媒电影类行业,愿意一边学习文化课,一边花时间去更多的阅读观影的学生。这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对艺考生群体做到了“去伪存真”,让大家都能够更理性的对自己的未来专业做出合理规划,有效利用考生个人资源的同时又减少了社会资源的不必要浪费。

在此基础上,我认为像播音主持、表演这种专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文化分数,有利于提高我国演艺界的综合素质,而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在有文化要求的基础上,更加需要校考来对学生进行有效的筛选。

国外很多类似专业的申请多以提交材料、个人作品等方式进行学生筛选,我也在这些高校的网站上找到了他们的录取标准,我也了解到今年通过了初审获得了面试资格的学生在今年疫情的状况下也都获得了线上视频面试的机会。

立命馆大学映像学学部 日本映画大学 南加大USC电影与媒体研究专业 南加大USC电影电视制作专业 南加大USC电视屏幕写作专业 加州大学洛杉矶学院UCLA

而我国由于评判标准难以统一等缘由,已经取消了大量文科自招,这一点我个人是觉得很心痛的。其实我今年从北大招聘的文史哲老师就是通过文科自招进入北大的,而她本人对文学的热爱以及文学底蕴和素养都是非常深厚的。可见这种招生方式并非是完全无意义的。

例如我们为什么从来不会说体育专业、钢琴专业、舞蹈专业可以取消艺考,改为文化课录取?因为这些都是公认的需要极高专业素质的学科。而戏剧影视文学这样的专业,常常会被一些人误认为“不太需要专业素养” 、“文化生更能胜任”的专业。其实恰恰相反,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所需要的,更是需要具备命题创作能力、人文艺术常识等方面相结合的综合素质。我个人认为如果说钢琴家的培养尚需天赋加上勤学苦练,那么一个文学家的培养仅有勤奋是远远不够的,除了天赋以外,还需要对文学无限的热爱。而在北大建立初期特招沈从文朱自清先生,他们那寥寥无几的数学分数难道要被人说成绩不好?那么在这样的既定情况下,还要仅凭文化课录取,在学生的兴趣及天赋都无法保证的条件下,岂非对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戏文专业更是一场沉重的打击?

在这场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中,中国毋庸置疑的作出了卓尔不群的成绩,那么在疫情影响下的艺考,更应该不忘初心。艺考招生制定政策时的初衷即是招到满意的、适合学习本专业的学生,在这样的前提下,以及考虑到疫情的缓解,我们更不能以最简单的、一刀切的方案来让艺考作出妥协,改变了要求招生质量的初衷。艺考可以推迟到高考后、可以线上考试、可以在各地设立考点。艺考因疫情而做出调整是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但请一定要慎之又慎。因为一个政策影响的不是单一的整体,而是每一个个体,每一个有艺考生的家庭。这些孩子原本可以走更好的学校,如果因为一个不够慎重的决策而失去了也许是唯一一次机会,这种不公又该如何平衡?

昨天也有人说,在这个时候应该针对政策作出应对,而不是消费考生煽动情绪。认为我发声的原因是取消校考的政策“动了我的奶酪”。但我个人一直以来都提倡孩子们培养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难道在这样的情况下,独立思考勇于发声反而变成一种错误了吗?

取消艺术类校考的政策,绝不仅仅是动了某一个人的奶酪,而是针对中国数以百万计的艺考生群体,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奶酪。